无良良良

这里无良.
hp圈王者圈d5圈.底特律
杂食.主cp德哈邦信社园.



康丹!
梦想有自己的漂亮600

想着那句“Always.” 不管看多少遍都会让我泪目。

沙雕改图。真的超爽啊!(被打x
p2原图咳咳。

失恋的哭脸小丑。很草🌑x。

是女儿!拉文克劳的小姑娘——动作来自百度

摸虾米...。
画渣的沉默。哭爆。画不出他的好..

突然想到遗照组的一个梗,不知道也没有太太画/写(醒醒没人理你。)
“小先生可以为我化个妆么?”
“不可以。”
“为什么。”
“我只为死人化妆。”
-
“我死后你可以为我化妆么。”
“不可以。”
“恩?”
“你不能死。”

[佣园]花.

*小学生文笔.ooc抱歉。!💦

*背景是现代。列表点的梗拖了好久。x有些烂尾。标题乱取的...。orz。
  -

奈布裹着被子缩在房间的角落。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去打扫自己的住居了,原本雪白的墙壁上已经染上了些污渍,垃圾堆积在各处,书桌上也放置着乱七八糟的书本,草稿纸上被画了很多古怪的涂鸦,字也看不清楚了,窗帘被他自己拉上也没有开灯,倒是阴暗得很。

...脏乱,邋遢。奈布已经形容不出来自己的房间成什么样子了,琢磨着挑出了那两个普普通通的词。反正也只是租的房,他这么想着,才艰难地从堆满了东西的角落站起来,奈布低垂着头喘息着一步又一步走到了书桌前,微微一歪头在原地怔了怔神。

右眼又开始隐隐作痛了,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其中慢慢地伸出来,奈布也试着去适应这种情况——是的,他从很早就开始出现这种状况了,第一次的疼痛感几乎让他想直接了断自己。

可是不行,他还有无法放弃的人。那个笑起来像太阳一样的女孩,艾玛·伍兹,他所渴望的温暖,他不能放弃自己的女孩,奈布始终以此告诉自己坚持下去。身体也是从那天后越来越虚弱,不管他吃多少也没有用。

他后来又发现,只要自己和艾玛微微一靠近,或是自己触碰一下她,右眼就会以剧烈的疼痛“警告”着自己。原本只是眼眶泛红,眼睛里微微有些血丝,后来渐渐的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中伸出。奈布开始封闭自我,套上自己的兜帽想遮掩住,和艾玛断了来往,自己一个人锁在家里,想起当时她难以置信地眼眸,奈布只觉得自己的心有些刺痛。

果然,右眼疼痛减轻了不少。只是现在,却是比之前翻倍的痛楚。

  -

“你可能只是病了,奈布。”

电话里的女声淡淡的,听了奈布对自己倾诉的这些事情并没有多大感受。

“不,玛尔塔,我现在真的需要你的帮助!”

他嘶吼着,已经在尽力压抑着自己过度的情绪,他也知道玛尔塔听了这件事情肯定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的。

“....”

对方沉默了一会,才缓缓说了声知道了,她会调查一下奈布现在的情况,看看那到底是什么病症。挂断电话后奈布扶着桌沿刚想坐下却又无力地倒在了地上,喉咙里只发出了断断续续哽咽的声音,右眼眶他只感到有些涨,有什么液体流了出来,奈布颤抖着手轻抚上,他还是无法接受现在的样子,那液体,不是眼泪,是鲜红的血。

抬头恍惚间看到自己的女孩对着他微笑,伸出手想扶起他。

  -

玛尔塔说只有让自己所爱的人憎恨自己就可以解除他现在的这种状况。奈布微微启齿想说些什么但到了嘴边的话却又咽了回去,他想问问对方这些天来艾玛怎么样了。

玛尔塔一开始来到自己的出租房时脸上那惊讶的表情让奈布有些欲言又止,将自己一直遮遮掩掩地右眼放开给对方看时,他也避免不了自己的尴尬,玛尔塔一开始脸上的惊讶转变成了严肃,她说奈布右眼上已经开了花苞,是的,花苞。

“怎么搞的,我找艾米丽医生询问过,她说这种事情少之又少...”万分之一的可能怎么会就这样到你头上了。听着她这么说,奈布沉默了,他只想着怎么让艾玛憎恨自己,或许该换成,该不该让她憎恨自己。

可他喜欢她啊。

奈布纠结着,他只觉得呼吸困难,重新套上兜帽,将它再拉下来了一些遮住那碍眼的花苞,起身送走玛尔塔后却接着艾玛给拉住了,奈布实在没想到她会主动来找自己。

  -

奈布沉默着看艾玛为自己一边收拾房间一边念念叨叨地说着这些天里来她超级想奈布。而奈布却不回一句话,暗了暗眼眸强忍着心底的感情,实际上艾玛每说一句话,他就在心底接上了十句,他想拥抱着那个女孩,在她的怀里好好哭一次,可是他奈布不能,不仅是自己告诉自己不可以,也是以现在自己的这种样貌——右眼已经被花苞占据、颓废的样子?去拥抱这么完美的女孩。

奈布没有坐着,他侧着身子依靠在墙上静静地看着艾玛收拾房间,只感觉那花苞似乎有绽开地势头,奈布咬着牙忍着剧痛攥紧了拳头。直到疼痛又缓了下去他才试着去触摸了一下。

糟糕的现实,它开花了。奈布沉着脸想揪下一片花瓣却还是被痛楚住了手。

“奈布?”

艾玛抬手擦擦额头上的汗,睁着那双碧眸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心上人脸色不太好。那双眼眸是奈布最喜欢的,心情郁闷时他总会看看那双清澈无害的眼睛,这样他会更舒服些,可现在不一样,只有烦躁。

[只要让自己所爱之人憎恨自己,花就会消失。]

又想起了玛尔塔对自己说的这句话。真的有用吗?奈布犹豫着对上艾玛的眼睛,他是真的爱艾玛,对吧?只要艾玛恨了自己?一切都可以结束了吧?那该死的花、也会消失了吧。

  -

看奈布许久没说话,艾玛微微蹙眉凑近了些刚想抬手摸上他的面颊,却没想到对方头一撇躲开了,艾玛也知道不对劲,慌乱地看着奈布,想试着去抱抱他却被一把推开了。

心底像是有什么碎裂了。她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对方,生怕奈布会突然爆发情绪,回忆着自己是不是哪里惹了他不开心。

“伍兹小姐。”

“...诶?”对于奈布突然开口喊了自己的名字,才有些愉悦地抬起了头,但又意识到对方没有像往常一样叫自己艾玛,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知道吗,其实我讨厌你很久了。”奈布想了很久才说出了这些话,他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可以让艾玛憎恨自己,这很难,对于奈布来说。

“我讨厌你,你没有听错,艾玛·伍兹,你的热情让我烦躁,我想一个人清静你却总是凑近打扰我,这让我很烦,懂吧?”

“你笑起来可真够难看的,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会喜欢你?你自己没有察觉过吗。”

“你总管我的闲事。你知道为什么我这几天会隔绝你吗?一半的原因是我讨厌你——另一半是,你让我长出了这种鬼东西。”

奈布觉得最直接的方法是让对方看到已经代替了自己右眼的雏菊。他拉下兜帽把自己的面容完完全全展现给了面前人,艾玛这才发现奈布瘦了很多。

“我求你离我远点。”

艾玛后退了几步,听到奈布这么说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右眼上的雏菊,原本碎裂的心开口越大,所有的热情与期待化作侵蚀心脏的污水。

“对不起,萨贝达先生,是我打扰了。”

  -

雏菊的花瓣飘落在地,染血的花梗同样也一起掉落,原本栓锁着自己心脏的铁链松开落地了,右眼也不再疼痛。

-END-